GabuMei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疼痛


S&M

‘啧,你到底签不签?’

说话的人不耐烦的喝了一口茶,眼神却是望着对面那个局促不安,低着头的人

李世真不断的用手绞着衣服角,脑子里快速翻阅着刚刚那个人说的话

‘不干涉彼此的生活,有需要的时候随传随到,你能接受吗?’

那个人是在自己被房东赶出来之后遇到的,就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神明,救自己于如此尴尬的境地,不但帮自己交付了全部房租,还给自己了一大笔钱,不过要求是为她工作,本来白拿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钱,心里总是过意不去,但听到为她工作后才多少有点安心,总不能白拿钱。

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那个人给了她一份合同,内容是不能过问对方的生活,在对方有任何需要的时候要随叫随到,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工作的地方没有限定;这倒是很方便,还能帮姨母做做事,而且报酬给得也很多。关键是…这女人怎么长得那么好看。

但是这个“需要”…合同上没有太多说明,平白无故突然出现在生活中的女人,让李世真感到奇怪。给她一大笔钱,工作还那么轻松,会不会是什么不正经的工作!(」゜ロ゜)」

硬着头皮问对面那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人

‘那个…我能不能问问,这个“需要”具体是什么工作?’

徐伊景从茶杯中抬起头,嘴边挂着似有似无的笑,看着李世真

‘就是满足我的需要’

‘你的需要?什么方面?’

‘身体上’

(」゜ロ゜)」‘身体上?!!’

那天的李世真被徐伊景的合同吓到了,只急匆匆的说声考虑几天就逃走了,徐伊景却不急,看着李世真红着脸偏头,在起身的时候打翻茶杯,还有那仓皇的背影,这一切都让她感觉胜劵在握,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心情异常的好。

这几天的李世真过得很焦虑,看着这一大笔钱不知如何是好,姨母说颂美该交学费了,还有几个补习班要报。但是让她头疼的不止这些,还有…那每次出门都能“巧合”般遇到的焦虑源头。

便利店外,去姨母家的路上,公园散步,就连去个超市也能遇到!这绝对不是巧合!

在发出第五十七次叹息之后,李世真终于坐不住了,在黑夜里,走到了小吃摊,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一杯接一杯。完全不是在喝就是在灌,脑袋昏昏沉沉,迷蒙间似乎又见到了徐伊景,和平常一样,穿着一身禁欲系的职业套装,白色衬衫的纽扣闷骚得全部扣上,坐在李世真对面,腰背挺得笔直,双手抱在胸前,还有那双如水的眼睛,自从遇见她之后就一直温柔的看她,好像要把自己生吞入腹。

‘看看看,看什么看?你到底想要我干嘛?!’说完,趴倒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

把李世真拖上车的时候,徐伊景已经是累得半死,平时看着那么瘦弱的一个人怎么会这样死沉!

半拽半拖到楼上,路过一扇门,被醉得半死的人顺手打开了,两个人一起摔倒了地上,当了肉垫的李世真,因为过度的酒精,已然失去了痛觉,抱着徐伊景,在她背上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像是哄孩子睡觉

勉强支起身子‘李世真,起来,走错房间了’

‘这不是你的房子吗?’
‘是啊’
‘那睡哪间不是一样’
‘但是这间是我的…唔……’

醉酒的李世真被徐伊景说话时的气息喷的心痒痒,只凭着本能去做想做的事,把香软的徐伊景含在口中时,理智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再放开,徐伊景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这只兔子肺活量居然这么好!

挣扎着起身,拉起瘫软的人,要往外走,却被一个大力直接拖到床上,摔进被窝里,垫在下面的徐伊景腰间突然袭来一阵疼痛,伸手一摸,原来是前几天到货的皮手铐忘记安放好,直接扔床上了,现在正抵着腰椎上。动弹不得,把皮手铐抽出来扔到了地上,扶着李世真的腰反压在床上,坐了起来

正揉着受伤的腰,却突然抚上来一只手,冰冰凉凉,沿着腰往上,摸到了内衣,立马伸手制止了不安的躁动

‘李世真,这里不能睡’
‘怎么不能?这不是你房间吗?’
‘谁说是我房间!这是我的器具室。’
‘哦……什么器具室?’
‘为你准备的’
‘代表nin还为我准备房间?嘻嘻嘻,代表nim看来是真的需要我,嘻嘻嘻’

已然是神志不清了,无奈的摇摇头,既然那么开心,这几天还躲我干嘛!天天跟踪,累死我了!

下床脱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正熟睡的李世真,感觉胃里在翻江倒海,激得身上一阵一阵的冷汗,恍惚间想要把衣服脱了,正想着,手也开始行动

徐伊景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全身脱得精光的李世真夹着被子滚到床边,泛着白光的臀部正对着自己,月光下的李世真凹凸有致,看得徐伊景口干舌燥,不由自主得走过去,坐下来,拨开遮住面庞的碎发,李世真姣好的面容就这样大大方方的近在眼前,忍不住俯身重温刚才的触感

柔柔软软的嘴唇,清清凉凉的安抚着狂乱的心脏,身下人似乎也感受到她的不安,慢慢开始回应,

被夜风吹起的窗帘,掀起一室的旖旎,
春光乍泄,爱意黯然
呻吟声,沉浮跌宕
起起落落,不肯停息

第二天的李世真,一身酸痛,腿间是一阵粘腻,下意识一摸,怎么是湿的?难道是亲戚拜访?勉强睁眼一看,怎么是透明的?

这时才往四周一看,(」゜ロ゜)」这是在哪!床上四角都是绳子!床头是一对皮手铐!床边的柜子上一对不知道用来夹什么的夹子,尾部还有流苏!
还有一堆像玩具一样的五颜六色的小球,还带着一条线,似乎连接了一个遥控!还有一副眼罩!另一边的柜子上是一堆橡胶制品!

处于震惊状态的李世真,一时忘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只顾观察着这间房间。

当徐伊景端着一杯茶进来时,她立马拉了被子遮住身体,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
‘我家,你昨晚喝多了’
‘这间房是干什么的,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闻言的徐伊景,慢慢从茶杯中抬头
‘告诉过你了,这是我的器具室’
‘那我怎么睡着了?’
‘都说不能睡了,你自己非要睡’

挪挪身体想要坐正,浑身的酸软提醒着李世真昨晚一定发生了什么

‘我昨天怎么了?怎么全身痛?’
‘你说呢?’

赶紧检查自己,胸上都是吻痕,大腿内侧是还在泛红的手指印,突然明白过来

但这所有事情混杂在一起,头疼得抱住脑袋,等到李世真抬头时,已是一片清明,两人发生了什么,这明显的身体反应已经说明一切

‘看来…这下真要和代表nim签合同了’李世真自嘲的笑笑,心里却也没什么厌恶

看她这副样子,毕竟也是第一次,徐伊景干咳了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不小心摔我手指上了’

(」゜ロ゜)」 手指上?!!


――TBC ――




@周十七 接小十七的抖S和抖M梗……

未完待续……

评论(6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