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buMei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一日三餐

忘记说了!!
ooc了!!

李世真脚崴伤了,原因是出去应酬喝多了,迷迷糊糊的站在路边给她家伊景打电话,

“代表nim……你在哪啊,快来把我捡回家吧!你的小宝贝喝醉了”

“卓呢?”

“我给卓放假了”

“我的员工凭什么是你来放假?”

“因为……我是老板娘啊!”

徐伊景翻了个白眼,嘴角却在慢慢上扬

“伊景啊……伊景啊……”

还在低头看报表的徐伊景听到李世真喊她伊景就知道这孩子是真的喝多了,平常都是小心翼翼、欢欢喜喜的叫代表nim,喝醉了就敢叫名字了,唉,认命的翻了个白眼,抓起车钥匙就去接那个折磨人的小宝贝;

李世真在等徐伊景的时候一屁股坐到花坛边上,东倒西歪,嘴里还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徐伊景绕了很远去停车,等到小跑回李世真身边的时候,李世真已经躺倒在花坛边的大理石上,

用手去推推肩膀,没反应
捏捏脸,

“世真呐,快醒醒,我来接你回家了”

还是没反应,

“呀,李世真,你再不起来,我就走了”

平时怼天怼地的徐代表果然没多少耐心,作势转身就要走,被李世真一把就拉住手,

“代表nim,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听着李世真委委屈屈的哭腔,徐伊景笑了,把她拉起来坐好,弯下身与她平视,眯着眼睛问

“怎么现在不叫我伊景了,恩?”

“哼,代表nim平常总是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我才不敢喊你名字”

哦~感情这小家伙是借酒发泄报复不满啊!保持着姿势,又靠近一步,手撑在膝盖上,凑进世真的耳边

“那你在床上的时候干嘛叫我名字?”

李世真一听立马就娇羞的低下头,本来就因酒精而红透的脸现在更是又红又热,氧气都变得稀薄,徐伊景心想这孩子真的是在床上把她折来叠去的那个人吗,怎么一到床下两人的属性就对换了!

忍不住的顺顺世真因风吹乱的毛发

“走吧,我带你回家”

拉起手就要走,偏偏这耍酒疯的人还没完没了,死活不走,说自己脚崴到了,走不动,要她背。

什么?!这李世真真是嫌事不够大,居然还要她背!她可是堂堂日韩金融的代表在这大街上和一个喝醉的疯女人说了半天话不够,居然还要没形象的背人?虽说刚才出门时为了方便换了身轻便的衣裤和平底鞋,但是……唉,看着耍赖抱着花坛里的花丛哭唧唧的李世真,真丢人啊!徐伊景又一次认命的翻白眼,转过身在李世真面前半蹲下来,还在抱花哭诉代表没人性的李世真一下子眼睛都亮了,慌忙跳到徐伊景背上,因为冲击力太大,徐伊景背着李世真还没站稳就差点往前扑去,又担心摔到她,所以用上了年少打架时的蛮力只为稳住两个人的平衡,

“呀,李世真!”徐伊景真的是怒火上头,想怼死李世真

“嘿嘿,对不起嘛”心虚的打马虎眼,小手却又搂紧了一分,脑袋还不怕死的往徐伊景的头发上蹭

徐伊景想,哼,你给老娘狂,等明天酒醒了,有你好受的,虽然世真是在上那个,可是世真是晚上攻,白天受啊,小样,我不信我还治不了你。

想着还把李世真往上抬了抬,生怕她搂不紧掉下去了,到停车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徐伊景背着醪糟世真慢慢的迈着步子,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背上传来暖烘烘的热度,而那热度的来源是那个她在日本都心心念念的人,而如今就在她背上安心的睡着,算了,就是她了,就像自己曾对她说的,感情也是钱,要省着点用,所以……

李世真,我的全部都给你。

捏了捏她腿上的肉,好像最近又瘦了点,背着的重量都没她压在我身上时候重了,最近为了一个合作忙得昏天黑地,三餐不规律,今天好不容易谈成功又喝成这样,难道自己最近真的没有好好关心她吗?也是,自己平常比较淡漠,她本来就需要安慰,而自己却疏忽了她的感受,明天开始还是让她休息一下吧,她好像还不知道我会做饭呢,想着要怎样给李世真一个惊喜,徐伊景脸上铺满了笑容,又往上抬了抬醉酒的李世真,哎,真是冤家啊,怎么就栽她手里了呢,无奈的叹气。

来到车前,先把人放进副驾驶,扣好安全带,才走回驾驶室,李世真在梦里一直喊着徐伊景

“代表nim ,代表nim ,代表nim ……”

啧,烦死了,正在充当司机的某个人一记眼刀杀向副驾驶,

“闭嘴”

那人许是在梦中都被吓到了,立马住了嘴,可是过了一会儿,又开始了,这次换了个称呼接着喊

“伊景啊,伊景啊,伊景啊……”

这次的徐代表忍不住了,把车停在一边,刚想一个巴掌把那罪魁祸首拍醒,就听到那个祸害说

“伊景啊,其实这样每天能见到你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了”

抬起的手停在半空,终是把巴掌换成了把遮住她脸的碎发拨开,让她整张脸都呈现在自己眼前,嗯,一脸的阳光健气,人畜无害,怎么有时候就让她恨得牙痒痒呢,唉,第三次叹气,重新发动车,回到了家。

睡了一路的李世真差不多酒醒了三分之一,回到家就跑进浴室,偏要洗澡,徐伊景不让,夜已经很深了,喝醉的人在这么冷的天里容易感冒,可她偏不听,‘咚’的一声甩上了浴室门,头疼的扶额进厨房里,煮了姜茶给李世真,以防她感冒,顺便醒醒酒,可是等到把煮好的姜茶抬上楼,李世真都还没出来,又担心喝醉的人在浴缸睡着,就喊了她一声,没回答,再喊,这次回答了,

“代表nim,我马上出去”

刚踏出浴缸还没站稳就往前摔出去了,“啊!”的一声,徐伊景心里一惊,立马跑到浴室里,只见李世真浑身赤裸白条的趴在地上,嘴上还嗷嗷叫,连忙把她扶起来,

“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

“啊,代表nim这次真的崴到脚了,好痛”

边说还捂着脚踝,龇牙咧嘴的,蹭的怒气又上来了

“活该,喝那么多酒,还骗我背你”

“代表nim,真的很痛哎”赶快掩饰谎言Σ(゚д゚;)

徐伊景剜了她一眼,扶她到床上,给她披上被子,抬来姜茶,又找来冰袋帮她敷脚,李世真喝完姜茶就靠在床头借着床头灯看徐伊景,是冰山难得一见的温柔,一边遮住脸的头发被她别在耳后,露出她那张好看的侧脸,而另一边就这样随着她按揉脚的动作,晃啊晃,晃得李世真心痒痒,情不自禁的向前抱住她的后背,双脚环在她的腰间,

“啧,李世真,你的脚不想要了吧,还有赶快把头发擦干”

说着推开她起身拿了一条干毛巾回来,递给她,却不接,仰头耍赖的看着她

“代表nim帮我擦”

“没有那么多双手,还要帮你揉脚”毫不留情的拒绝她的撒娇

可她李世真怎么会放过这难得的温柔妥协

“我自己揉,代表nim帮我擦头发,好不好?”

只得缩回伸出去的手了,一条腿跪在床边,用毛巾细心的裹住世真的头,一点一点的开始擦,可李世真却还仰着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认真擦头发的人看,可能是目光太过于炙热,想躲开又无处可去

“世真呐,揉脚”

“哦哦”傻乎乎的移开目光

擦完头发看看揉脚的某人,又重新坐回床上,拿过世真手上的冰袋,挤进她怀里,背安稳的靠近她怀里,把围在自己腰间的脚抬到大腿上放好,继续轻轻的按揉,傻住的李世真慢慢的从刚才这一系列动作中缓过神来,把头埋进徐伊景的颈间,深深的一口气,鼻腔里都是徐伊景的味道,舒服极了,

“伊景的味道真好闻”

“我知道”

哼,这个人不傲娇会死吗?

“等一下想抱着伊景睡觉呢”

环住的脚默默的再夹紧一点。

“你的脚是真的不想要了吧”

“恩,不想要了,我们睡觉吧”

说完抱住徐伊景往后一摔,一起躺进被窝里,调整好抱她的姿势,一条腿搭上怀中人的腰,头靠着她的脑后,舒舒服服的拉上被子,睡觉!

闭上眼的李世真,看不见黑暗中咬牙切齿的徐伊景,今天的李世真变着法的折磨人!!

第二天,自然是有着严格生物钟的徐伊景最先醒来,轻轻抬起搭在腰上的手脚,枕边人似乎也察觉到她的动作,用力一搂,把人又按回了怀里,

“代表nim,再陪我睡一会儿,那个合作不是已经拿下了嘛,赵理事,金作家还有卓也应该休息休息了。”

稍微挣开一点勒住脖子的手

“我没有在担心这个,我已经给他们放假了”

在那人的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重新闭上眼睛,

“那代表nim,我是不是也有假期啊?”

李世真一听放假那不是可以和代表nim过二人世界了,瞪大着星星眼,翻身压住徐伊景,双手去摇她的肩膀,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徐伊景被她摇得睡不着,突然睁开眼,在和李世真对视的瞬间,肩上的动作停止了,只见李世真可怜兮兮的皱着小脸,试图用哭唧唧来获得身下人的同意,可是,她徐伊景是谁,怎么能被美色迷惑,顿时玩心四起,想捉弄捉弄她,便摆出一脸严肃的表情

“不可以,你的假期归我处理了”

说完快速仰头在发愣的那人唇上“啵”的亲了一大口,然后抬脚把世真再度压倒在床上,快速把脸埋进枕头里,在李世真看不见的地方,咧开嘴无声的笑,这个傻瓜!

被亲了的人,还一脸呆愣,茫然的望着天花板,所以……不能和伊景过二人世界了吗?不会还要工作吧!!郁闷的想着,转头望望埋进枕头里的人,她的一条腿还保持着刚才压倒她的姿势,安安稳稳的贴着自己的小肚子,越看越不对劲,她的肩怎么在微微的抖,Σ(゚д゚;)代表nim是在骗我吧!!

伊景想玩玩是吧,那我就配合你好了。
眼睛里闪过算计的光,缓缓的开口

“虽然没有假期,但是……伊景啊,
该做的还是得做”

听到这话,徐伊景慢慢转向李世真,脸上已是一片平静,眼睛里带着疑问,谨慎的开口

“你想干什么?”

―――――我是小车分割线――――――

抱着累瘫的徐伊景走出浴室,两个人都还是赤身裸体,李世真把她放到床上,拉上被子,今天累坏她了,刚才泡在浴缸里就靠在她身上昏昏欲睡,要不是自己说,在浴缸睡着就继续的话,这人可能真的要睡浴缸里不出来

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了,吻吻睡得正香的人的眉心,似乎是因为呼吸喷到肌肤上很痒,徐伊景皱着鼻子哼了一声,翻过身背对着李世真又睡过去了,好笑的看着她的小动作,起身穿衣服

冬天午后的阳光很温暖,从落地窗照射进房间里,站在窗边的人避无可避的享受着洗礼,抬起手中的咖啡喝一口,这热度安抚着醉酒的胃,时间很慢,看着床上的人睡得香甜,胸口随着呼吸一上一下,不知道她会梦见什么,想着床上人醒来还有一段时间,便拿过一本书,舒舒服服靠进躺椅里

四个小时过去,天色开始转暗,感受到这一变化的徐伊景缓缓睁开了眼睛,支撑起疲倦的身体,一眼就看到了躺椅里看书的李世真,随手拿起一件她的长衬衣套在身上

走到躺椅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沉浸在书中的李世真这时才抬起头来,看着徐伊景还没睡醒的脸,红扑扑的让人想亲近,伸手递向还迷迷糊糊的人,自然的把手放进她掌中,任由她把自己拉进怀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背

夕阳将下,两个人相拥着,说着只有两人听得见的情话

“还没睡醒么?”

“嗯……都怪你”

“好,都怪我”

把怀中人往上抱抱,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用手指一圈一圈的卷她的长发,乐此不疲

“这个算不算假期?”

“不算,世真的假期归我了啊”

“那今天早上我们是在干嘛?”疑惑地转头看看她

“那是日常”说完抬头看着她笑出了声

低头吻住她咧开的嘴,一个深刻又冗长的法式热吻,让徐伊景气喘吁吁,轻捶着李世真的肩

“你不饿吗?”

“饿啊!!吃你么?”

剜一眼没正经的人

“那怎么不先吃点东西”

“在等伊景醒来啊!”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

从她怀里撤出来,拉起她走向楼下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偏过头问她

“罗宋汤”

“好,世真在外面等我”来到厨房门口,转过身对她说道

Σ(゚д゚;)“代表nim,这是要亲自下厨?!”

Σ(゚д゚;)“代表nim会做饭?!”

Σ(゚д゚;)“代表nim怎么会做饭呢?!”

啧,什么话,我就不能做饭啊,不理李世真的暴风提问,径自走进厨房

跟上来的李世真像个好奇宝宝,贴着徐伊景东问问西问问

终于烦了!转头呵住她

“还想不想吃了?安静点”

被训了某人,缩缩肩膀

“那我可以在边上看吗?”星星眼看着她

送给她一个白眼,转头忙自己的事,得到默许的李世真,开心的鼓鼓脸,想跳上身后的料理台,不料忘了脚上还有伤,跳了两下没坐上去,倒是又碰到受伤的脚

听不下去的徐伊景,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双手撑住李世真的腋下,把她抱上去,让她坐好,又继续手上的事

这回终于安分了,手向后撑住身体,眼睛肆无忌惮的投向正在忙碌的人,穿着自己的白衬衫,下摆只松松的遮住屁股,两条细长的腿一览无遗,白色映衬下能看见黑色蕾丝的边,往上是围在腰间的围裙,显得细腰纤弱,柔顺的长发用发带束起,随意的拨向一边,露出雪白好看的天鹅颈

为了避免被打李世真选择了控制自己不去背后抱她,看着她洗菜,切菜,细心的品尝咸淡,内心是说不出的柔软,万家灯火通明,心爱的人在为自己下厨,闻着饭菜香味,忍不住的感动

徐伊景抬着勺子要她尝味道,可是她坐着表示够不到,所以只能徐伊景来到跟前喂她,一走进就被两条腿圈住,李世真假装不是故意的,张开嘴巴“啊”,喂她吃过就问怎么样,还期待的等着回答

李世真很认真的思考,顽皮的在她唇上亲一口

“嗯……味道真好”

并且打趣的看着她,徐伊景伸手掐她腰,表示不理她继续做饭,李世真笑眯眯的看着她的背影,脑子里是她和徐伊景往后几十年的幸福生活蓝图

“何为生活?”
“奔波三餐,制造回忆”
“可否具体?”
“不念前生,不悔后来”
“可否再具体?”
“有你的每一天”

“伊景啊!在没有你的前半生里,我得过且过,为生活奔波劳碌,每天只看着钱生活;可是,后来有你的日子里才是我人生的开始,不再浑浑噩噩的没有盼头的过完每天,一分一秒都想去珍惜,不再执着于从前的苦难,只愿不悔与你的每一天”

――――――――――――――――――――――――

车可能还要等等

“车等等另发!!”

“车等等另发!!”

“车等等另发!!”
说三遍!!!

初次写文,欢迎批评建议指导

评论(105)

热度(112)